十月 04, 2020

本地聚焦:中国医疗和生命科学行业的交易推动因素—业内专家意见

By Yiqing Wang, China Editor and Head of APAC Editorial Operations, Mergermarket

 

新冠疫情阴霾还未散去,但中国生物技术领域在上半年的交易依旧活跃,交易额同比增长78%。在本月初由DatasiteMergermarket举办的一场线上研讨会上,业内专家均认为医疗领域的投资和IPO预计将保持上升势头。

光大控股医疗健康基金董事总经理兼常务董事傅峰先生表示:“我们观察到,市场对于医疗物资和服务的需求大幅上升,但另一方面,异常活跃的流动性也推高了整体的投资估值。疫情对治疗性、诊断性设备和耗材有非常直接的拉动作用,但同时产业链也加速推动了CRO和CDMO发展。”

方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施巍先生补充道:“今年的新药研发投资热点仍然围绕传统肿瘤药,比如小分子靶向药和大分子抗体药物。但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今年七八月以来额外有很多早期融资轮次,这说明受疫情影响,业务发展速度可能受到一定影响,但同时也凸显出投资者异常高涨的投资热情。”

Datasite大中华区负责人顾柏涛先生谈到:“今年整体生物医药领域服务的项目量比往年多了一倍。无论是美元基金还是人民基金在各种私募投资项目中表现都相当积极。除了上市前融资,基金也更积极探寻早期研发投资项目。”他预测今年生物医药领域的热点将无疑会是上市及融资。

中信证券 执行总经理刘晓岚先生指出药品集中采购对部分药企的影响比较大,但药企应该通过寻求营销变革和品牌驱动来抵抗集采的影响。只有创新的公司才能运用技术优势平衡政策的影响。A股科创版和创业板近年有诸多鼓励政策欢迎创新型企业上市,A股市场提供的高估值仍然是最具吸引力的上市驱动因素。

天境生物首席财务官朱杰伦先生预测今年会成为生物医药融资的大年。新冠疫情促使许多专注在其他领域的投资基金实现行业轮动。同时也鼓励中国的生物创新药企业提振信心,抓住机遇,中国也能创造出世界一流的创新型药企。

上海复星医药的投资总部联席总经理喻晶博士对当前中美关系形势下中国药企海外投资的趋势做了分析,他表示中国的外汇管制、ODI以及美国CFIUS 审核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监管因素,即使在当今的中美关系下,仍然没有完全阻止中美之间高科技资产的投资和合作。除了美国,新加坡、日本、韩国以及欧洲在药物研发的投资总值同样很高。中国药企在走出去和技术合作的初心是不变的,但仍然要取决于监管体制的变化。

 
以下是部分听众的补充提问及嘉宾的回答:
1. 随着生物类似药陆续获批,生物药等传统领域是否会陆续受集采影响?

“我个人认为集采对生物药是有一定影响的,但长期的趋势是正面的。集采将逐渐淘汰研发能力较低、品种单一、质量效率较差的药企,国内医药行业存在着中小企业数量多、行业集中度低的现状,生物药等传统领域的集采开展将有力促进国内医药企业转型升级、推进药品供给侧结构改革,行业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利好活下来的公司,利好拥有优秀管理层、有远大前瞻的药企。集采的推行可以促使具有一定实力的仿制药制药企业为避免企业风险而转型,从仿制药品销售型企业转型为创新药品销售型企业。同时医生对创新药的处方动力将更充足,结合其加速被纳入医保,创新药也将迎来大爆发时期。”

-        朱杰伦,天境生物首席财务官

 

“肯定会有影响,早晚而已,尤其用量大,价格高的生物药。”

-傅峰,光大控股医疗健康基金董事总经理兼常务董事, 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我认为会有影响,阿达木单抗就是一个例子。”

-施巍,合伙人, 方达律师事务所

2. 国家通过谈判降低创新药药价,是否会影响MNC将新药带入中国市场的意欲?

“我认为影响不大,首先要进入中国的审批后才有进不进医保的讨论,所以是否通过价格谈判来迅速进入医保是后面的事,不影响是否进入中国市场的决策。其次,未来可以考虑不仅医保走院外市场,保持价格和利润率,也可以通过医保降价抢占市场,在竞争中抢占先机。所以都要先进中国的审批再说,然后再看产品特点,决定价格及市场策略。

-刘晓岚,执行总经理,中信证券

 

“我认为不一定,因为谈判本质是以价换量,如果量可以上去,新药还是有动力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的。”

-施巍,合伙人, 方达律师事务所

 

“长期而言不会。第一,MNC没有理由放弃中国市场,只是短期内看他们会寻找合适的时机;第二,中国创新正在追赶,MNC应该充分发挥“early mover”的窗口红利。”

-傅峰, 光大控股医疗健康基金董事总经理兼常务董事, 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3. 严峻的中美关系是否会影响中国的医药研发外包以及原料药采购业务?您是否看到有这样的趋势:似乎有很多国际大药厂开始从成本更低的市场,比如印度来进口原料药和关键原料?

“可能影响产业格局的不是中美关系,而是成本和技术。毕竟药是用来救人的,是普惠的。”

-刘晓岚,执行总经理,中信证券

 

“理论上讲有可能,但我认为更多是商业上的考量,印度在原料药等方面有更多的成本,语言,和法规方面的优势”

--傅峰, 光大控股医疗健康基金董事总经理兼常务董事, 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4. 生命科学领域的Neuro Tracker多任务神经感知系统和基因干预技术有怎样的发展前景?

“基因干预技术在中国最大的问题是监管的不确定性,外资禁入,人类遗传资源方面的监管又在逐渐收紧”

--施巍,合伙人, 方达律师事务所

5. 在当前国内国外形势下,医疗领域跨境投资、并购展望如何?

“国内企业对于国外已经市场化和临床充分验证成熟的技术保持无比热情、对创新技术也存在历史以来最大的热衷,医疗领域应该是中国跨境海外投资的热点。从入境投资来说,以获取中国市场为驱动力的交易在逐步下降;技术合作逐渐开始。”

-傅峰, 光大控股医疗健康基金董事总经理兼常务董事, 中国光大控股有限公司

 

“从目前的全球宏观局势来看,医疗领域跨境并购的势头没有像预期的那样持续下去。首先主要是为了应对全球经济日益低迷的压力,投资人倾向于远离跨境交易以规避地缘政治以及金融风险,同时还有跨境交易高昂的成本。其次,现在随着医疗健康领域科研的快速发展,市场对核心技术会有更高的要求,不能光看中国市场,而是要看海外全球市场是否也拥有足够的竞争力并且能占到可观市场份额。坦白地讲,在国际上没有技术竞争力的药企,未来在审批、销售方面都会出现问题。

我相信未来跨境并购将是中国企业实现海外扩张、产业整体布局、和技术转型升级的突破口;在“健康中国”的战略带领下,医疗健康行业将有大量的潜在机会等着优质中国企业前去挖掘。只要做好事前的风险评估,中国企业可充分利用外延收购,完善自身产品线、提升研发技术、强化海外布局并在国际市场打响知名度,最终妥善合理借力资本市场以成功把握住中国医疗行业弯道超车的机会。

-天境生物首席财务官朱杰伦

 

“我比较乐观,即使美国无法投资,还有欧洲、以色列等国家能继续成为投资热点。”

-施巍,合伙人, 方达律师事务所

 

“跨境并购大部分还没有受到国际环境的影响,当然如果涉及人种基因、医疗大数据等,可能会有影响,但这个影响长期存在,和当前国际政治环境无关。”

-刘晓岚(Frank),执行总经理,中信证券

6. 美国投资基金是否仍然能参与中国生物制药企业的融资?

“当然还能继续参与,事实上不少美国基金在中国市场相当活跃。”

-施巍,合伙人, 方达律师事务所

 

“目前看美元基金在中国的投资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刘晓岚,执行总经理,中信证券

 

This webinar coverage article was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English by Mergermarket on September 30, 2020; it has been translated and republished with permission.

市场的脉动

本文是专门介绍 Datasite 和并购市场资讯有限公司 (Mergermarket) 联合主办的“中国医疗和生命科学领域的交易驱动因素—2020上半年及未来并购和IPO趋势”网络研讨会中提出的见解,此部分内容为第一部分。

阅读这篇文章